前来传旨的竟是夏侯楙,这是刘封万万没想到的,虽说当年的少年已经过了不惑之年,体态更加臃肿,但神态却还一如往昔。

夏侯楙正兴冲冲地来见刘封,这一路上看到西方世界,让他大呼过瘾,此时才知道刘封当年的愿望和眼界有多高,自己在中原争名夺利,完全是井底之蛙。他一路上听着姜维和刘封征战的故事,想着诸位当年对他有知遇之恩的麒麟王会是如何的华发苍颜,神态雍容,脑海中出现了无数老神仙的模样,总觉得不能形容刘封气

度的万分之一。

此时忽然看到刘封从里面迎出来,惊得噔噔噔倒退数步,差点跌倒,在亲兵的搀扶下才站稳,指着刘封惊叫道:“鬼鬼鬼,见鬼啦!”

“你才是鬼呢!”刘封不禁失笑,上前两步抱拳问道:“夏侯院长,别来无恙胡?”

夏侯楙瞪大眼睛,上下打量着刘封,深吸一口气才站稳,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几十年容颜不变?”

若不是旁边的姜维一样白发丛生,他真以为自己见了鬼,世上哪有人永葆青春的?

“唉,实不相瞒,我也正为此事烦恼呢!”刘封愁眉苦脸,摊了摊手,“我现在和犬子在一起,人家总以为是兄弟,辈分都乱了。”

“切!”夏侯楙脸上的肥肉抖动着,总觉得刘封这是在炫耀,轻咳一声说道:“刘封接旨。”

刘封这才敛容站好,姜维等人则跪拜在地,出征十余年,这是刘谌派人送来的第一道圣旨,如同他乡遇故知,人人心中激动。夏侯楙将圣旨捧起,却没有宣读上面的内容,只是说道:“陛下有旨,钦封上大将军刘封为西方之主,全权主持西方之事,不必上奏朝廷,扬我大汉之威,传我华夏文明,

钦此!”

刘封一怔,刘谌这意思是干脆撒手不管西方之事了,看来他一心还是想治理华夏区域,正如当年他的志愿,就是效仿光武帝,实现汉室中兴,治理九州之地便足矣。

这可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,刘封自己还想做个甩手掌柜逍遥自在呢,这么大一个烂摊子扔给自己,那还不得忙得四脚朝天?

接过圣旨,众人将夏侯楙迎进大殿,刘封问道:“院长大人一路西来辛苦了,到这里你想吃什么、玩什么,尽请自便,不必受任何拘束。”夏侯楙摆手说道:“殿下……哦不,大王,我在离开东方之时,早已辞去了所有官职,现在早已不是敬贤院院长了,此番西来,其实……其实就是想跟你混,嘿嘿……不回去

了。”

“不回去?”刘封一怔,问道:“你只身一人来到西方,那一大家子人不管了?儿孙们都怎么办?”

“儿孙自有儿孙福!”夏侯楙却潇洒地一摆手,笑道:“我为夏侯家留下一脉,如今儿女双全,子孙满堂,对得起老头子了,也该到我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。”

刘封失笑道:“你孤家寡人来到西方,还有什么天伦之乐?”

夏侯楙左右看看,凑近刘封问道:“我早就听说,西征将士只要不愿回去的,都会按照功劳大小,任意选一块封地自行管理,可有此事?”

刘封点头道:“那当然,这是昭告全军的军令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