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桃穿的是舞蹈鞋,走路并不方便,夏昭还是蹲在阮桃的身前,给阮桃换上了平时穿的鞋子。

阮桃看着夏昭头顶浓密的头发,突如其来的想道:“夏昭,你家应该没有秃发的基因吧?”

夏昭仔细想了想,回答道:“我爸、我爷爷都没有脱发。”

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有的人,就是容易脱发。

地中海式的发型,并不好看。

“不过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何安笙说啊?明明你家这么有钱!”

夏昭牵着阮桃的手,柔声道:“因为,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……”

阮桃轻轻地握着夏昭的手,柔声道:“不会的,你不会一无所有,你还有我!”

“这就对了!”

何安笙站在原地,看着阮桃和夏昭亲亲热热走远了。

他突然觉得,现在的阮桃,比之前更漂亮、更有女人味了。

季橙和阮桃站在一起,宛如衬托红花有多漂亮的绿叶呀!

何安笙有些魂不守舍。

心里心心念念的,还是阮桃。

季橙一脸欣喜的从房间里出来,何安笙收回自己的心神,轻声问道:“季橙,怎么样?”

“肯定没有问题的。”季橙笑盈盈地说,“刚刚还有一位老师问我是不是就是去国外参加艺术团的季橙,我说是!我毕竟有这么漂亮的履历,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“行,我现在去给你庆祝。”

何安笙带着季橙去了一间高级酒楼。

两人刚一走到酒楼前,便被接待人员给拦住了。

“您好,请问您是季橙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